合法还是非法?对比世界各国领导人对加密货币的看法及采取的相关政策

首页    CHN    合法还是非法?对比世界各国领导人对加密货币的看法及采取的相关政策

鉴于加密货币市场对监管及政治发展的显著敏感性,我们有理由相信,世界各国领导人以及他们对加密货币的看法对于确定加密货币市场的未来走向至关重要。过去几个月,众多领导人都不采取行动,让加密货币或多或少地有所发展。然而越来越明显的是,最近政府对加密货币采取的行动越来越频繁,那么不久的将来,比特币要么将承担政府“打压”的冲击,要么将受益于政府的支持。

201806271616557778

然而,从世界各国领导人对加密货币的评论中梳理出一个统一的立场是很困难的,因为许多领导人认为比特币、以太坊和其他平台之间存在冲突,因此也有很多人并没有公开表态。但是,在这一片嘈杂声中,涌现出来的是:很多人都对抽象的区块链技术充满热情,而对目前存在的任何加密货币都不感兴趣。

如果这种立场转变为针对去中心化平台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以使其变成政府认可的更加中心化的替代方案,这可能会对加密货币造成不利影响。但是,如果社区主导的加密货币的去中心化如其倡导者所声称的那样强大,那么从长远来看,各国领导人对加密的看法可能并不重要。
201806271619409426

特朗普:“关注比特币”

 

说到世界上哪位国家领导人最喜欢谈论发言,那必然是唐纳德·特朗普了。不过,特朗普似乎并不热衷于谈论加密货币,但通过观察他周围的人对加密货币的看法,可以推断出最近他对比特币的大致立场。虽然他们的言论一直保持谨慎或者是有限制的,但大抵来说,特朗普似乎可能是现在西方世界对待加密货币最友好的领袖。

加里·科恩,曾是第11届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和高盛前董事,他曾接近特朗普。他坚信有一天会出现一种“全球加密货币”。不幸的是,对于比特币主义者来说,科恩并不认为这样一个全球性代币会是比特币,因为他认为,任何主宰未来的加密货币都不会“依赖于电力成本或类似的东西”。

换句话说,科恩是“区块链非比特币”俱乐部的成员,尽管他不再是特朗普的首席经济顾问,但特朗普圈内的其他人物以及特朗普本人看法也是类似的。9月份,美国管理与预算局首席信息官玛吉·格雷夫斯透露,政府正在研究分布式账本技术的用例,其他白宫官员也为了尽快应用区块链技术在敦促采用必要的数据标准。

如果这种对区块链的热情燃起了期望政府对加密货币采取类似态度的希望,那么在11月3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这种希望基本破灭了。当被问及 “总统是否一直在关注这些事——特别是比特币”时,白宫新闻发言人萨拉·赫卡比·桑德斯回答说:

“我知道这是特朗普关注的事情。”

发人深省的是,美国国土安全顾问托马斯·博塞特对此类事一直保持着类似的警惕,这意味着比特币更像是引起了特朗普政府的担忧,而不是兴奋。

尽管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10月份的言论也在暗示,白宫认为现存的加密货币比起作为一种解决方案,不如说更像是一个问题。而来自特朗普另一位前智囊史蒂夫·班农的最新声明可能暗示着特朗普对比特币更加友好。今年3月,史蒂夫·班农拥护加密货币可以作为一种手段来帮助企业和政府“摆脱让你的货币贬值、制造奴隶工资的央行”,并使个人能够从科技公司手中收回管理个人数据的权力,这些公司并非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今年6月,他接着发表言论称加密货币是“革命性的”。猜测特朗普完全同意这位首席策略官的说法太夸张了,特朗普后来在8月份就解雇了他。从这一点上,我们不难猜测,一位推行减税、支持小政府的总统可能也喜欢“从中央政府手中夺回控制权”的技术。不过,即便特朗普私下里对比特币很感兴趣,他也很难在短期内将其转化为新的政府政策。但至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对加密货币的宽松政策是一种类似迹象。

 

201806271620021932

欧盟:同样偏好区块链技术

 

从美国到欧盟,或许并不令人意外的是,偏好区块链技术而非比特币的现像很普遍。英国、法国、德国、荷兰和意大利政府都概述了引入加密货币监管的计划,他们怀疑加密货币交易是因为担忧其安全性及反洗钱问题。

去年12月,英国政府透露,希望通过立法,禁止加密货币交易所不验证用户身份、让用户可以以匿名身份交易加密货币的行为。英国财政大臣Barclay说:

“我们正在努力通过谈判将虚拟货币兑换平台和一些钱包提供商纳入反洗钱和反恐融资的监管范围,来解决加密货币使用上的担忧。”

同样,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在今年1月份曾宣布,法国和德国将在3月的G20峰会上共同推进加密货币监管,并在其各自的部门协同行动,表明了他们最高层对加密货币监管的批准(即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的级别)。尽管如此,欧盟和20国集团领导人仍对加密货币持谨慎态度,在3月份的阿根廷首脑会议上仍没有商定好任何具体行动。尽管出席会议的20位财政部长都担心加密货币可被用于洗钱、避税或甚至资助恐怖主义,但他们中很少人认为加密货币的市场规模会对金融稳定构成威胁。因此,他们决定推迟制定任何具体建议,直到7月的下一次G20会议到来。

尽管这些建议不太可能特别令人满意,但值得指出的是,欧洲政治环境并不总是如此敌视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早在2015年7月,当时的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选择让总部位于伦敦的数字资产公司Blockchain加入英国的东南亚贸易代表团,这表明了英国政府对加密货币的积极立场,他们不止看好分布式账本技术。当时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也在同年三月宣布,将有1000万英镑的资金用于研究由数字货币创造的发展机会。

201806271616486906

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正从一台比特币自动取款机中取款

有趣的是,英国前任财务大臣乔治·奥斯本也是比特币的粉丝,他在2014年8月被拍到正从比特币ATM中取款,似乎,掌握大权的某些人也是加密货币的拥护者。2016年3月,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被拍到手持Ledger公司发行的Blue钱包 ,而那时他正担任法国的财政部长。他还提出立法,即在一个月内用区块链技术将法国债券市场上的债券转变为一种加密资产。

201806271619047328

法国财政部长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手持着下一代区块链安全设备Ledger Blue钱包

然而,这些支持比特币的迹象都出现于去年加密货币大规模投机热潮之前,这一投机热潮最终导致西班牙和荷兰的财政部长发出了加密货币交易风险警告。从那以后,现任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和法国总统马克龙等人只在监管或“监视”加密货币市场的相关话题下才会谈论到加密货币。在今年一月的世界经济论坛上,马克龙在一次演讲中表示:

“我赞同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有权监督整个全球金融体系及某些脱离监管的领域,如比特币之类的加密货币或影子银行。”

然而,欧盟的强硬立场有一些明显的例外。2017年2月,马耳他总理约瑟夫马斯卡特在布鲁塞尔的一次演讲中公开宣布,欧洲应该成为“比特币洲”:

“加密货币的崛起可以放缓,但无法停止。一些金融机构正在煞费苦心地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即这种交易背后的体系比传统体系更加高效和透明。”

自那以来,欧盟总体上对待加密货币更加谨慎,而马耳他则变得更加欢迎加密货币,币安和OKEx分别在今年的6月和4月在该国建立了分公司。目前,马耳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对加密货币友好的小型欧盟国家,因为立陶宛今年也采取了一致行动,为加密货币行业创建了积极的发展框架和指导方针。爱沙尼亚也是如此,尽管其创建自己的国家加密货币的计划遭到了欧洲央行的批评而被冻结。
201806271619216890

东亚:支持与监管并存

 

在远离西方世界的中国,对交易加密货币的限制更为明显。早在2017年9月,中国政府不仅禁止了ICO,还禁止了加密货币交易所在国内开展业务,随后还在今年2月份加强了这一禁令。据报道习主席是“中国最大的自由贸易倡导者之一”,他也是区块链技术的推崇者。今年5月份,他称区块链是重塑世界的“科技革命”中的一部分。

“以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移动通信、物联网、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正在加速其应用领域内的突破。”

他对区块链技术的支持,以及中国政府对该技术的支持,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去年在区块链注册专利数量上领先于其他国家,并且鉴于4月份宣布的为区块链项目额外提供约16亿美元政府资金的计划,中国很有可能在2018年依旧保持这一领先地位。然而,紧随其后的是韩国,韩国政府也类似,更加偏好区块链技术。2月份,韩国财政部长金东妍谈到了分布式账本的革命潜力,在中国人民银行的一次会议上,他说:

“区块链技术是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重要技术突破,因此,财政部在规范加密电子货币市场方面将采取谨慎的做法。对于加密货币的负面用例,财政部将实施严格的规定。”

尽管韩国民众普遍热衷于交易加密货币,但针对“加密货币的负面用例”韩国确实采取了强硬态度。去年十一月,韩国前总统李明博甚至说:

“有些情况下,包括学生在内的韩国年轻人,为了赚快钱而涌入这一市场,而虚拟货币被用于非法活动,如毒品交易或多层次欺诈营销…如果这些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可能会导致群众价值观严重扭曲或出现社会病态现象。”

这种强硬的言辞与韩国政府在前几个月和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所采取的监管措施密切相关,韩国政府还威胁要采取这些措施,不仅在去年9月禁止ICO交易,还在今年1月份禁止了匿名加密货币交易。然而,它并没有完全禁止加密货币交易,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在今年1月份宣布,短期内不会完全禁止加密货币交易。

这一“非禁令”的确认标志着政府对加密货币的态度有了U形的转变。这样的转变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2014年3月,即Mt. Gox声名狼藉地倒闭一个月后,安倍晋三发布了一份文件,声明了政府的立场,即比特币不是一种货币。他说,这是禁止日本银行提供比特币账户和经纪业务决定的一部分:

“比特币既不是日本本币,也不是外国货币,其交易与日本银行、金融产品和外汇交易法规中所描述的交易不同。”

然而,随着新生的加密货币产业从Mt.Gox灾难中恢复过来,随着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加密货币市场,安倍晋三和日本政府的立场逐渐淡化。2016年5月,日本最终认可加密货币为货币,此举使当地银行得以处理这些加密货币,并允许加密交易所在受监管的框架内运作。从那以后,日本官方认可加密货币的开创性做法与大多数西方国家的监管方向趋同,尽管日本法规更倾向于支持和培养这一领域的发展。
201806271619284214

普京:合法还是非法?

 

回到欧洲,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对加货币密的立场似乎与唐纳德·特朗普的一样模棱两可。然而,对于普京来说,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并非是不愿意谈论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而是与之相反。回到2017年7月,在G20峰会上,他发表了对加密货币技术的首个评论 :

“数字技术发展支撑了全球经济向新工业秩序的转变,我们认为20国集团可以在制定该领域的国际法规方面发挥领导作用。”

虽然这样的声明可能表明他希望以加强创建“新工业秩序”潜力的方式来监管加密货币,但普京和俄罗斯政府的其他声明只会把水搅得更浑。2017年8月,俄罗斯副总理伊戈尔·舒瓦洛夫详细阐述了引入国家控制的加密货币“加密卢布”的计划,这将是该国唯一可合法交易的数字货币。“我是加密卢布的支持者,”他对俄罗斯新闻网说,“我们不能再将加密货币锁起来了……它应该以一种不会损害我国经济的方式发展。”

接下来,有报道称俄罗斯将推出一个合法化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监管框架。去年9月份,俄罗斯财政部长安东西卢·奥洛夫在莫斯科金融论坛上表示:“俄罗斯政府确实知道加密货币是真实的,禁止它们是没有意义的,因此有必要对其加以监管。” 尽管这可能是鼓舞人心的,但普京本人在10月份时曾呼吁取缔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这与这一说法相悖。据普京的说法,这些禁令是必要的,因为加密货币提供了“通过犯罪活动、逃税、甚至恐怖主义融资以及欺诈计划的传播来洗钱的危险机会”。

当月晚些时候,他正式确认了加密卢布计划,但后来在去年12月的一次会议上,俄罗斯政府在是否应该实施这一计划上存在分歧,俄罗斯财政部副部长阿列克谢·莫伊谢耶夫和俄罗斯央行副行长奥尔加·斯科洛波加托娃都声称没有必要发行国家控制的加密货币。然后直到今年3月份,普京宣布将监管加密货币,正式将加密货币交易合法化,并将于今年7月1日正式立法。

所以普京对加密货币的态度及加密货币在俄罗斯的合法地位现在终于明确了,对吗?错误。在今年6月份,他回答了一些关于加密货币的问题,尽管他似乎排除了发行加密卢布的可能,但他也没有提供更多的信息来暗示政府将开始为加密货币创造一个有利的环境。他在现场问答环节中表示:

“俄罗斯联邦中央银行与加密货币的关系是,它认为加密货币既不是一种支付手段,也不是一种价值储存手段,加密货币没有任何实物支持。人们应该小心谨慎地对待它。”

尽管普京对区块链技术表示赞许,但他和他的政府未来将对加密货币提供什么支持,仍有待观察。
201806271620078446

拉丁美洲:态度各不相同

 

拉丁美洲也出现了类似的混合情况,在拉美,加密货币的使用相对广泛,但这些国家的政府并不总是愿意提供一个鼓励进一步采用加密货币的法律框架。这在委内瑞拉尤为明显:尽管政府正在囚禁加密货币矿工,但受本国货币玻利瓦尔的通胀危机的影响,使得人们一同在2017年将比特币作为一种替代支付手段。

然而,这在去年12月份很快发生了变化,当时尼古拉斯·马杜罗政府宣布它将发布自己的以石油为基础的国家加密货币——石油币。据马杜罗称,石油币将使委内瑞拉“在货币主权问题上取得进展,可以进行金融交易,克服金融封锁” 正是由于这一决定,他的政府对加密货币的立场变得更加温和,加密货币挖矿在今年1月份被合法化。虽然马杜罗本人没有就这一U形态度转变发表评论,但他的“加密货币主管”卡洛斯·巴尔加斯如是说道:

“现在它是一项现在完全合法的活动……我们已经与最高法院进行了会谈,那些在前几年被查封和逮捕的人会被驳回指控。”

不幸的是,这种变化并没有真正转化为促进加密货币使用的积极行动,因为除了推出讲述交易和挖矿的加密货币相关免费课程外,马杜罗政府几乎完全专注于推动石油币的发展。今年1月份,他甚至敦促美洲玻利瓦尔联盟使用该国的国家加密货币。

至于中美洲和南美洲的其他国家,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些新自由主义国家的立场与美国、欧盟的一样。从2016年开始,巴西的银行、企业和政府就已经推出了大量区块链试点项目。然而,这个国家有影响力的人物普遍对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不屑一顾。今年10月份,巴西央行行长伊兰·戈德法恩将比特币比作金字塔骗局:

“比特币是一种没有实物支撑的金融资产,人们买它是因为他们认为它会升值,这是一个典型的泡沫或金字塔骗局。”

尽管巴西众议院议长罗德里戈·马亚谈到了加密货币有减少逃税现像的潜力,但他和总统米歇尔·特梅尔都没有在这种基础之上提出有利的政策来。而有些巴西政客则试图彻底禁止比特币。

而墨西哥已经通过了一项法规,将有效地限制加密货币的交易,并引入政府对加密货币使用的监管。但是阿根廷对待数字货币更加宽容,可能是因为毛里西奥·马克里总统似乎私下对比特币很感兴趣,至少从他在2015年第一次比特币论坛中的组织角色来看是这样的,Facebook上至少有一篇帖子提到他与企业家理查德·布兰森就比特币进行了“有趣”的讨论。尽管从那时起他就很少提及加密货币,但阿根廷银行仍允许使用比特币进行跨境支付,这表明他还是对加密货币十分友好的。
201806271619507465

加密货币正处于发展的十字路口

 

在经历了一个近乎梦幻般的圣诞节后,比特币在一个月内(在12月17日之前的四周)飙升了154%,此后,加密货币一直在“努力寻找”一个安全的平台。自今年年初以来,监管上遇到的挫折、破坏性的黑客攻击和欺诈调查一直在打击着这种或那种加密货币,加密货币市场总市值仅约为1月7日峰值时的35%,约为830亿美元。

这种价格动荡表明了为什么各国领导人对加密货币的态度如此重要,因为他们的观点和他们实施的监管政策将对数字货币在未来几个月和几年的表现产生重大影响。世界各国领导人之间对加密货币的看法存在显著差异,但各国政府都一致希望确保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不会破坏到他们治理国家的主权,他们想利用加密技术的便利之处,以提高经济效率和巩固各自的地位:

在埃曼纽尔·马克龙和特蕾莎·梅等欧盟领导人热衷于遏制加密货币的匿名交易以维持他们对货币流通的管辖权方面,这是显而易见的。尼古拉斯·马杜罗等领导人(可能还有弗拉基米尔·普京)则希望推出国家控制的加密货币,以逃避国际制裁并支撑陷入困境的经济。这一点从大多数领导者对区块链技术的兴奋之中也可见一斑,他们将把加密货币“去信任化、不可变性”合适应用到各种经济和制度领域,以提高效率。

然而,虽然大多数国家领导人似乎只是利用区块链技术的特性来加强他们的力量,但毫无疑问,他们中的许多人私下被加密货币所吸引,而最终加密货币也许能受益于有利的立法。从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手中持有的Ledger Blue钱包到毛里西奥·马克里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组织的比特币会议,毫无疑问,加密货币及其去中心化的金融体系无疑已经吸引了许多总统或总理,引起了他们的想象。至少现在看起来,似乎各国领导人正忙于将加密货币技术应用到自己的需求上,而不是反过来批评它。


2018年7月1日 15:19
收藏